娘子莫跑

《娘子莫跑》娘子别跑 第六十九章 心中所惑不为自己 娘子莫跑腹黑攻

时间:2019-07-25 08:05:56编辑:浅汐君 拇阅读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娘子莫跑》的小说,是作者浅汐君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 由于项日宜大驾光临,今日的兰轩琉璃居比平日里更热闹些,将一切收拾完,早已过了酉时。素织锦陪着颜朝歌坐上了君羽尧派来的马车,直到靠

娘子莫跑

>>>《娘子莫跑》在线阅读<<<

《娘子莫跑》免费试读


由于项日宜大驾光临,今日的兰轩琉璃居比平日里更热闹些,将一切收拾完,早已过了酉时。素织锦陪着颜朝歌坐上了君羽尧派来的马车,直到靠在柔软的垫背上,全身的神经才得以放松。

回到君府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澡后,颜朝歌披着半干的头发立于门口,望着夜空中的明星,她忽然又惆怅了起来——她依然想不明白项日宜为何会变得这样快。

“或许我该去问问王爷?”为与自己不相干的事而烦恼,在君璃城颜朝歌怕是只此一人,而从项日宜的话里大概能断定她与君羽尧相识已有三年之久,那君羽尧对她的了解应该不浅吧,“这时候,王爷还没睡吧。”

颜朝歌想着,又往身上披了件外套便走出了客房的院子。自住进君府以来,颜朝歌的活动区域基本就是客房的院落,偶尔应邀会去君羽尧所在的羽园坐坐,但她不曾在大晚上的独自一人游走在静谧的青石小径上,今夜,是第一次。

羽园离客房并不是很近,颜朝歌才走了小一会儿身上便起了微微的汗意,她停下脚步用手扇了扇风,待热意退却才重新迈开了步子。又走了几步,耳畔似乎传来丝丝若有若无的琴声,旋律优美顺畅,与那日项湳城之曲相差甚大。

“王爷今日的心情似乎不错吗?”循着琴声,颜朝歌加快了脚上的步子,有了琴声作伴,这一路仿佛不再显得这么漫长了。

待她刚要踏进君羽尧的院子,却远远地瞥见一个人影从君羽尧的房间出来朝着羽园的**走去,而这背影看着甚是熟悉……好像是……落轩!可惜他走的太快,颜朝歌连个正面都没有打着。

“算了……反正今天也不是来找他的。”颜朝歌默默叹了口气,举步入园,敲响了君羽尧的房门,“叩叩。”

“进来。”

“王爷。”颜朝歌在门口福了福身,而后才踏进了里屋。

“颜姑娘,这么晚了怎么会想到来我这里?”君羽尧将手指从琴弦上移开,与颜朝歌一同在圆桌前坐下,“怎么不把头发擦干,受寒了可怎么办?”君羽尧眉头微皱,又起身将敞开的窗户关上。

“王爷不必担心,朝歌的身体从小就很好。”颜朝歌没料到君羽尧会如此关心自己,面上不自觉地红了红,“王爷,方才是落爷在这里吗?”

又是落轩……这似乎已经不是颜朝歌第一次在他面前提起落轩了,袖笼下的手紧了紧,脸上却是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道:“嗯,落轩方才来我这里汇报工作。”

“哦……”颜朝歌轻轻应了声,却是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颜姑娘,找我何事?”

“王爷,今日郡主来琉璃居了。”颜朝歌握着温烫的茶杯,低头看着杯中自己的倒影。

“嗯,我听说了。”这件事早就在君璃城传开了,只是版本不一,其中最经典的莫过于项日宜醋意横生,大闹兰轩琉璃居,却被自己怒摔的琉璃杯碎片划伤了手指,愤愤离去,颜朝歌心有愧疚,亲自上门谢罪,“颜姑娘应该不是来向我解释上门谢罪这件事的吧?”

颜朝歌摇了摇头,对这莫名的传言苦笑一声道:“王爷,在你心里郡主究竟是个怎么样的女子?”

“颜姑娘为何出此一问?”据隐卫汇报,颜朝歌自项日宜离开后便一直处于失神状态,不应该只因为一个琉璃杯而伤心至此吧?

“我与郡主见面不过两次,第一次,我在她眼中看到了霸道与占有,很纯粹,但是这一次……她的目光变了,我望着她,似乎感觉不到一丁点的情感,这也不过半个月的时间,为何会变成这样?”或许是因为她是项日修的妹妹,颜朝歌不愿相信她是这样的人。

“宜儿啊……”原来颜朝歌是在为此而郁结,君羽尧轻轻松了口气,将视线望向门外道,“她是个很率直的姑娘,喜欢不喜欢都会放在嘴边,虽然她偶尔也会小小地恶作剧一下,但绝不伤大雅。不过她些点记仇,一旦有人伤了她或是她身边的人,她定会报复回来。”

“报复?这么严重?”

君羽尧摇了摇头,笑道:“当然不是你想的那种报复,也就是抓点虫什么的吓唬吓唬人。”就像颜朝歌说的,君羽尧认识的项日宜眼神很纯粹,看不见半点算计的深邃。

“那她今日……”若她不是个城府颇深之人,今日之举又作何解释,“她又为何会与戚琴娅一同出现?”

提到戚琴娅,君羽尧的目光明显一顿,许久后他才道:“受封仪式之后,戚琴娅经常向项日宜递帖子,两人同出同进,表面看似情同姐妹。”

“王爷的人难道不知道戚琴娅这么做的原因吗?”项日宜身边有君羽尧的眼线,颜朝歌一点都不惊讶,“或者说是……戚家这么做的原因?”

君羽尧忽然抬头看向颜朝歌,虽然她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,但很多事,她却看得很透彻:“戚家势力不小,但想向我们君家叫板……火候尚缺。”

“所以他想以此拉拢项日一族……可是戚琴娅有这个本事吗?”她怎么看都是个只懂得虚张声势的女子吧?

“她没有,但是她还有哥哥。”戚家有三位公子,品行能力皆属上乘,无论其中谁娶了项日宜,都将成为一段佳话。

“君主封她为郡主时不会没有考虑过她的婚事吧?”君梓谦是何人,君羽尧能想到的他又怎会毫无行动。

“君主没有向我透露,只说了四个字,静待其变。”然而静待其变的却不仅仅是项日宜的婚事而已。

“有了王爷这番话,我也不再去胡思乱想了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朝歌能做的就只是见招拆招罢了。”

“颜姑娘,将你卷进这场风波是我考虑欠妥。”最初的时候,君羽尧不过是对颜朝歌这个人产生了兴趣,可几个月的相处下来,他似乎已经习惯了有颜朝歌在身边的日子……

“王爷,既来之则安之,朝歌知道自己要怎么做。”颜朝歌放下手中的杯子,微微福身道,“夜深了,朝歌打扰了,王爷早先休息吧。”

娘子莫跑

娘子莫跑

由于项日宜大驾光临,今日的兰轩琉璃居比平日里更热闹些,将一切收拾完,早已过了酉时。素织锦陪着颜朝歌坐上了君羽尧派来的马车,直到靠

作者:状态:连载中

小说详情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 > 资讯 > 《娘子莫跑》娘子别跑 第六十九章 心中所惑不为自己 娘子莫跑腹黑攻